揭秘春水堂蔺德刚:一颗隐藏已久的极客心

来源: 未知   作者:未知   时间:2016-07-15 18:26:39

 安全套有品牌吗?有,杜蕾斯、冈本……中国情趣用品或者说生殖健康领域有品牌吗?未来可能是春水堂。

从餐馆到电商,再到硬件研发,连续创业的情趣电商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近日接受南都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此刻的他更像一名极客,终于找到自己最擅长的路径:进行情趣用品智能硬件研发,搭建生殖健康领域的生态链,让工业设计美学和快速更新迭代的互联网思维在春水堂产生新碰撞。

珠三角制造业正值转型关键期,集聚其中的情趣用品行业也不例外,作为第一家大举投入开发的自有品牌、研发智能硬件的公司,春水堂无疑是其中典型。为此,南都记者深入其北京、深圳公司,探究这家公司的转型路径,为更多制造企业提供转型样板。

产品转型:智能化

在深圳市郊坪山新区,靠近惠州市的一片工厂里,南都记者找到了春水堂智能硬件代工厂之一的王老板。在这个由两栋6层楼高构成的中型工厂里,春水堂设计的产品正在被不断产出,配送往全国各地。不过,更多的还是外贸出口到海外。王老板告诉南都记者,他的工厂里只生产两种产品,一种是往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出口产品,另外一种就是春水堂的自主研发智能硬件。“生产春水堂产品并不容易,和别家相比”,原材料要求更高,工厂需要重新设计相应的生产模具,而一套模具的花费动辄十万元以上,这是一笔大投资。尽管如此,转型内销仍是不少情趣用品工厂正在探索的路径。

长年工作、生活在深圳的春水堂研发总监范俊君告诉南都记者,世界上有接近90%的情趣用品是中国制造,而中国情趣用品工厂又有80%聚集在深圳周边,“这里的研发能力、制造能力很强,缺的是品牌”,春水堂和蔺德刚都希望,能够做出自己的品牌来。当劳动密集型企业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等智能硬件制造成为深圳新名片以及新经济增长点之时,情趣用品行业也在更“智能化”。

事实上,春水堂从2014年开始重金投入自主智能硬件研发,试图打造自有品牌。而智能硬件的重投入和研发长周期,已经让蔺德刚取得比同行早至少2年的赛跑时间。这也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过去两年,春水堂接连获得两轮融资,201310A2000万元。20153B8000万元。

市场战略:打造自主品牌

春水堂电商起家,蔺德刚的商业逻辑是淘宝、天猫、京东等平台日益强势,春水堂除了继续做大电商渠道,还要大力发展产品品牌,因为不管小渠道还是大平台,缺的都是品牌,尤其对于中国情趣用品行业更是如此。

“服装、汽车都经历了一个从购买时候看材料、样式到最终看重品牌的阶段”,蔺德刚向南都记者分析,情趣用品正处在看材料、样式的初级阶段,未来也将是品牌为王。他预测,情趣用品的品牌爆发期将在2年内。不过创业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就是找到正确的方向,蔺德刚在确认现在的研发路径后,这个毕业于南开大学物理系的理工男抛出了自己隐藏已久的极客心。

首先是智能硬件研发团队的豪华程度之高,在情趣用品行业几乎难觅第二家。外观设计师、结构设计师、电子工程师、软件工程师齐备,高峰时期光是软件工程师就有20人左右,整个智能硬件研发团队有30多人。

尽管如今走过研发初期,研发团队稳定在15人左右,但仍堪称业内顶级配置。再就是产品使用材料的选择,蔺德刚坚持只用食品级硅胶。传统的情趣用品使用的原材料多是T PE改性塑料,其特点是柔软度更高,色彩漂亮,但安全度相对较低。

2010年开始,硅胶成为行业主流材料,缺点是成本更高。这对春水堂而言,盈利空间会被压缩。但蔺德认为安全第一。

此外,硅胶的无缝创新工艺,也让春水堂有机会做创新,研发出了无缝产品,并引入空气动力学概念,从功能上进行改进。蔺德刚的标准是每个月至少两款新产品上线。产品研发、生产完成之后,春水堂员工或者家属会是第一批体验用户,用范俊君的话来说,稍有点体验不好,蔺德刚往往会要求产品整个推倒重来。

战术路径:搭建周边生态链

伴随着国人性观念的转变,春水堂的定位也有所调整。2005年,他们开出第一家线下门店并自称“情趣用品店”。蔺德刚告诉南都记者,这在当时国内市场是开了风气之先。2005年下半年开始,看到市场转变的春水堂开始调整定位,将目标放在“为二人世界增加乐趣”,进入家庭、情侣消费市场。

“其实这也是春水堂自身跨时代的变化,也可以理解为中国情趣用品领域符号式的变革。”蔺德刚如是形容这种转变。“早期的产品具象、逼真,缺乏工业设计,也缺乏创新。”2010年开始,用户对于情趣用品的审美开始从“重口味”转向“小清新”,工业设计美学元素被引入情趣用品领域,原本因为高仿真看起来有点恶心的情趣用品正在变得越来越具美感。与此同时,85后甚至于90后新兴用户开始进入这一消费领域。按照蔺德刚的规划,此后春水堂围绕“性”要从四个方向走“大健康”计划:性快乐、性健康、性感及亲密关系,打通整个生殖健康产业生态链条。

其中,以针对女性产后盆底肌康复的iball与针对男性前列腺健康的ihole两款产品为例,除了在售的普通版之外,目前已有医疗版面世,且正在申请医疗器械资格,未来将进驻医院渠道。据悉,2014iball149元的价格上线京东众筹,4天就突破100万元,刷新了当时京东众筹平台单个项目筹资纪录。

但这是一片全新的领域,从资格申请到医药代表销售团队的搭建,仍面临不小的挑战。蔺德刚向南都记者透露,目前销售占比最大的仍是性玩具类的产品,他期望到今年底健康线收入大于玩具线,并加快开设智能情侣酒店,筹建医疗器械工厂,逐步开展亲密关系培训服务,做真正的生殖健康生态链企业。

“我们核心的问题在于,是否能解决好我自己的问题,以及是否能解决好团队的问题。”CEO面对面蔺德刚:今年实现盈利春水堂629日正式申请挂牌新三板。至此,爱侣、他趣、春水堂三大情趣用品企业齐聚新三板,但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据挂牌资料显示,2014年、2015年和20161-2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849万元、4058万元、380万。营收虽逐年大幅增长,但亏损也在扩大,上述三个时期的亏损分别达到1125万元、1849万元和113万元。

对于重仓投入研发导致亏损的说法,蔺德刚正面回应称,预计走过研发初期,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收支平衡,今年实现盈利。

通知公告